郗道茂简介-王献之原配妻子

郗道茂(chi dào mào),出生于公元343年,东晋著名大臣郗鉴第二个儿子郗昙的女儿,王献之原配妻子兼表姐。因新安公主执意嫁与王献之,被迫离婚,后郁郁而终。

人物生平

郗道茂,生卒年不详。王献之原配妻子兼表姐,东晋著名大臣郗鉴第二个儿子郗昙的女儿。
东晋初期,郗氏由于郗鉴苦心经营,成为东晋门阀政治中举足轻重的名门望族,王谢庾桓亦不敢小觑。随着北府兵兵权逐渐被桓温所控,郗家后趋没落。郗道茂王献之生有一女,名玉润,但早夭,后王献之被迫休妻娶新安公主,郗道茂被休后投奔伯父郗愔篱下,郁郁而终。

家族成员

祖父:郗鉴(东晋名臣)
伯父:郗愔
父亲:郗昙 (东晋著名大臣郗鉴第二个儿子郗昙
公公:王羲之
婆婆(姑妈):郗璿王羲之妻子)
丈夫:王献之
女儿:王玉润

与王献之的婚姻之事

东晋初期,郗氏由于郗鉴苦心经营,成为东晋门阀政治中举足轻重的名门望族,王谢庾桓亦不敢小觑。随着北府兵兵权逐渐被桓温所控,郗家后趋没落。
王羲之和郗昙均是公元361年离世,当时郗道茂与王献之两人成婚只有半年之多,面对至亲故去的接二连三打击,两人相互扶持,共济患难。郗道茂和王献之少年夫妻,情真意重,志趣相投。
郗道茂与王献之生有一女,名玉润,不久夭折,后无所出。
王献之风流蕴藉,乃一时之冠,新安公主仰慕已久,便要求皇帝把她嫁给王献之。皇帝下旨让王献之休掉郗道茂,再娶新安公主。王献之深爱郗道茂,为拒婚用艾草烧伤自己双脚,后半生常年患足疾,行动不便。即便如此仍无济于事,王献之只能忍痛休了郗道茂。郗道茂父亲郗昙已死,离婚后只好投奔伯父郗愔篱下,再未他嫁,生活凄凉,郁郁而终。

史籍记载

世说新语笺疏德行第一》
39王子敬病笃〔一〕,道家上章应首过,〔二〕问子敬「由来有何异同得失?」子敬云:「不觉有馀事,惟忆与郗家离婚〔三〕。」王氏谱曰:「献之娶高平郗昙女,名道茂,后离婚。献之别传曰:「祖父旷,淮南太守。父羲之,右将军。咸宁中,诏尚馀姚公主,迁中书令,卒。」
【笺疏】
〔一〕嘉锡案:本书言语篇注引晋安帝纪曰:「凝之事五斗米道。孙恩之攻会稽,凝之谓民吏曰:『不须备防,吾已请大道,许遣鬼兵相助,贼自破矣。』既不设备,遂为恩所害。」晋书王羲之传亦云:「王氏世事张氏五斗米道,凝之弥笃。」此所谓道家,即五斗米道也。魏志张鲁传云:「祖父陵,学道鹄鸣山中,造作道书,以惑百姓。从受道者,出五斗米,故世号米贼。鲁据汉中,以鬼道教民。其来学道者,皆教以诚信不欺诈。有病自首其过。」注引典略曰:「张角为太平道,张脩为五斗米道。太平道者,师持九节杖为符祝,教病人叩头思过,因以符水饮之。脩法略与角同。加施静室,使病者处其中思过。又使人为鬼吏,主为病者请祷。请祷之法,书病者姓名。说服罪之意,作三通:其一上之天,著山上;其一埋之地;其一沉之水,谓之三官手书。使病者家出五斗米以为常。故号曰五斗米师。」今子敬病笃,而请道家上章首过,正是五斗米师为之请祷耳。宋米芾画史云:「海州刘先生收王献之画符及神咒一卷,小字,五斗米道也。」本书伤逝篇注引幽明录言:泰元中有一师从远来,云:「人命应终,有生乐代者,则死者可生。」子敬疾属纩,子猷请以馀年代弟。此亦必是五斗米师以符水为人治病者。足徵王氏兄弟信道者不独凝之矣。御览六百六十六引太平经曰:「王右军病,请杜恭。恭谓弟子曰:『右军病不差,何用吾?』十馀日果卒。」杜恭者,即晋书孙恩传之钱唐杜子恭。恩叔父泰师事之,而恩传其术,亦五斗米道也。则羲之传谓「王氏世事五斗米道」不虚矣。以右军之高明有识,不溺於老、庄之虚浮,而不免为天师所惑。盖其家世及妇家郗氏皆信道,右军又好服食养性,与道士许迈游,为之作传,述其灵异之迹甚多。迈亦五斗米道,即真诰所谓许先生者。右军盖深信学道可以登仙也。然真诰阐幽微云:「王逸少有事系禁中,已五年,云事已散。」是右军奉道,生不为杜子恭所佑;死乃为鬼所考。子猷、子敬,疾终不愈,五斗米师符祝无灵,而凝之恃大道鬼兵,反为孙恩所杀。奉道之无益,昭然可见;而东晋士大夫不慕老、庄,则信五斗米道,虽逸少、子敬犹不免,此儒学之衰,可为太息!
〔二〕李详云:「案隋书经籍志道经有诸消灾度厄之法。依阴阳五行术数推人年命,书之如章表之仪,并具贽币,烧香陈读云:奏上天曹,请为陈厄。谓之上章。汉书皇甫嵩传:『张角自称大贤良师,奉事黄老道,蓄养弟子,跪拜首过。』」
〔三〕嘉锡案:淳化阁帖九有王献之帖云:「虽奉对积年,可以为尽日之欢。常苦不尽触额之畅。方欲与姊极当年之疋,以之偕老,岂谓乖别至此?诸怀怅塞实深,当复何由日夕见姊耶?俯仰悲咽,实无已已,惟当绝气耳!」黄伯思东观馀论上谓当是与郗家帖,引世说此条为证,是也。
〔四〕程炎震云:「新安公主,简文帝女也。见晋书孝武文李太后传,母徐贵人。初学记十引王隐晋书曰:『安禧皇后王氏,字神受,王献之女,新安公主生,即安帝姑也。』御览一百五十二引中兴书曰:『新安愍公主道福,简文第三女,徐淑媛所生,适桓济,重适王献之。』献之以选尚主,必是简文即位之后,此咸宁当作咸安。郗昙已前卒十馀年,其离婚之故不可知。或者守道不笃,如黄子艾耶?宜其饮恨至死矣。」
程氏又云:「『馀姚』,晋书八十献之传、三十二后妃传并作『新安』,盖追封。」伤逝篇注曰:「献之以泰元十五年卒,年四十五。」

《淳化阁帖》

《淳化阁帖》里有「奉对帖」,正是王献之在离婚后写给郗道茂的信,内容如下:
虽奉对积年,可以为尽日之欢。常苦不尽触类之畅,方欲与姐极当年之足,以之偕老。岂谓乖别至此,诸怀怅塞实深。当复何由日夕见姐耶。俯仰悲咽,实无已已,惟当绝气耳。
史书记载据《晋书》,王献之离婚后曾写信与郗道茂,有记载的内容如下:“虽奉对积年,可以为尽日之欢,常苦不尽触额之畅。方欲与姊极当年之足,以之偕老,岂谓乖别至此!诸怀怅塞实深,当复何由日夕见妹耶?俯仰悲咽,实无已无已,惟当绝气耳!”
《晋书》记载:王子敬病笃,道家上章应首过,问子敬由来有何异同得失。子敬云:“不觉有余事,唯忆与郗家离婚。”(备注:王献之字子敬)

内容版权声明: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,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。

转载注明出处:jinchaorenwu/chidaomao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