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询简介-东晋征士,玄言诗的代表人物

许询,字玄度,小字阿讷,会稽山阴(今浙江绍兴市)。东晋征士,玄言诗的代表人物,会稽内史许皈次子。
初身高阳许氏,颇有才藻,善于属文,与王羲之孙绰、支遁等皆以文义冠世。终身不仕,好游山水,常随王羲之谢安一起游宴吟咏,曾参与兰亭集会。善析玄理,时为清谈家的领袖之一。隐居于萧山,每致四方诸侯之遗。(《世说新语·栖逸篇》)。

人物生平

许询,字玄度,小名阿讷,祖籍高阳(今河北高阳县),寓居会稽(今浙江绍兴),许皈次子。其父许皈,以琅琊太守随中宗晋元帝过江,迁会稽内史,因家于山阴县。
许询总角秀惠,众称神童,长而风情简素,有才藻,善属文,时人士皆钦慕仰爱之,与孙绰并称为一时文宗。好游山水,体便登涉,故时人云:“询非徒有胜情,实有济胜之具。”辟司马昱称其“妙绝时人。”著有文集三卷,《隋书·经籍志》、《两唐书·经籍志》传于世。

轶事典故

世说新语
世说新语·文学篇》注引《续晋阳秋》记载:“正始中,王弼、何晏好庄老玄胜之谈,而世遂贵焉。至过江,佛理尤盛,故郭璞五言,始会合道家之言而韵之。询及太原孙绰,转相祖尚,又加以三世之辞,而《诗》、《骚》之体尽矣。许询孙绰并为一时文宗,自此作者悉体之。”可见,许询是东晋玄言诗人的代表。晋简文帝人称“玄度五言诗,可谓妙绝时人”(《世说新语·文学》)。许询诗今存数首,多系残篇,仅《竹扇诗》四句似较完整:“良工眇芳林,妙思触物骋;篾疑秋蝉翼,团取望舒景”,尚有情致。另有若干佚句散见《文选》注及《艺文类聚》。像“亹亹玄思得,濯濯情累除”。确是“平典似《道德论》”、“淡乎寡味”的玄言。
不过,由于玄言家多喜以山水为领略玄趣的“言象”,所以也有个别的写景佳句,如“青松凝素髓,秋菊落芳英”。
严可均《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》辑有许询的《墨麈尾铭》及《白麈尾铭》。
终身不仕
许询出身世家,才华超群,在“上品无寒门,下品无世族”的时代,要做官轻而易举,也顺理成章,但他出奇地不想做官:
寓居会稽,司徒蔡谟辟,不起。中宗闻而征为议郎,辞不就职。遂托迹,居永兴。
许询为了摆脱做官,迁居永兴,可是到了永兴,还是要他做官:
王中郎(王坦之)举为吏部郎。
肃宗(晋明帝)连征司徒掾。
许询没有办法,于是决心隐居:乃策杖披裘,隐于永兴西山。凭树构堂,萧然自致。至今此地,名叫萧山。遂舍永兴、山阴二宅为寺。家财珍宝,悉皆是给。既成,启奏。孝宗(晋穆帝)诏曰:“山阴旧宅,为祗园寺。永兴新宅,为崇化寺。”
这样一来,皇帝也知道他为了隐居,连住宅家产都不要了,可见去意坚决,从此就再也不来征召他了。
在封建时代,像许询这样的皇帝征召而不肯出仕的人被崇为高尚,号称征君或征士,受人景仰,许询的名气更大了。崇化寺,就是现在萧山祗园寺。
隐居生活
西晋灭亡后,许询的父亲作为司马睿晋元帝)部属,也随皇室南渡。许询跟父亲来到绍兴,他深受佛学影响,静心寡欲,不慕世利,更不想参与政治。朝廷一再请他出来做官,他都婉辞不就。后来,为避免得罪王室,他与友人一起来到钱塘江边的小邑永兴(今萧山区)隐居。
但是,皇帝的征诏又不断下来,他在萧山亦无法居住,最后,不得不抛弃家产,迁居到四明山区的剡溪。许询离开萧山时,他的故宅,由穆宗下诏收做寺宇,取名祟化寺。《建康实录》曰:晋许询舍永兴、山阴二宅为寺,家财珍异,悉皆是给。既成,启奏孝宗。诏曰:“山阴旧为祗洹寺,永兴居为崇化寺。”崇化寺,北宋治平年间改名祇园寺。许询做过“都讲”,即主持学舍之人,今之校长,被选任的。他讲如皇帝、老子学说,后者关乎道德之学,想必已有教化作用。其与医学有关的皇帝内经等,具体到采药炼丹,必有辨本草、矿石药用价值的知识,到配方草药、炼就丹丸亲自服食验证等论说,以及自作自咏的诗歌、自撰文献等,有著作行世,可惜早已失传,仅留几首诗歌而已。而王羲之,因是“书圣”,借《兰亭序》等名书名篇,摹传至今,相关资料亦透露些与许询至深感情的信息,给萧山古史和今人增添些美谈。如果历史上北方士人给南方带来生产技术,那么许询、王羲之辈亦在会稽郡中传播过文化知识。
许询本来“好游山水,而体便登陟。”“好泉石,清风朗月,举酒永杯。”“好神游,乐隐遁之事。”他一生中,还在萧山其它地方隐居过,如北干之阳、究山、皋屯。究山在许贤乡,许询幼子许珪就在那里生活。皋屯在楼塔,唐朝就呼为“玄度岩”。
兰亭集会
许询与王羲之谢安、刘惔、孙绰、郗愔郗昙、王濛、王脩王坦之、司马昱(晋简文帝)、支遁等相交游,这些都是当时的著名人物。许询隐居后,仍旧与这些朋友相往来。许询能言善辩,长于说理。简文帝未登位前(封琅琊王、会稽王、抚军大将军、丞相),有一天,许询去拜访,“尔夜风恬月朗,乃共作曲室中语。襟怀之咏,偏是许之所长。辞寄清婉,有逾平日。简文虽契素,此遇尤相咨嗟。不觉造膝,共叉手语,达于将旦。”对许询十分佩服。
许询与王羲之友谊很深。永和九年三月初三,王羲之宦游山阴,与谢安等在会稽山阴的兰亭聚会,饮酒赋诗,修袚褉之礼,也写了著名的《兰亭序》。许询是参与王羲之的兰亭修禊的四十一人之一。
王羲之晚年隐居嵊县金庭,许询特地从萧山赶过去与王羲之为邻。李白有诗云:“此中久延伫,入剡寻王许”(《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》)。诗中所指“王、许”,就是指王羲之与许询。
和刘惔交情也很好。刘惔任丹阳尹,许询去看望,刘惔招待得十分周到:“床帷新丽,饮食甘丰。”许询在都城住了一个月,刘惔天天去看望,还时时想念他:“清风朗月,辄思玄度。”
许询也结交地方官:“许玄度隐于永兴南幽穴中,每致四方诸侯之遗。”别人议论他,他却不以为然,说比起把天下让给他来,这样轻得多了。
许询后来居于剡县(嵊州),死后就葬在剡县孝嘉乡。他死在王羲之之前,大约活了40多岁。他的著作有集八卷、录一卷行世。宋以后不再流传。他的五言诗(主要是玄言诗)被简文帝称赞为“妙绝时人”,和孙绰齐名。但历经一千多年岁月淘洗,只有一首《竹扇》诗保存下来:“良工眇方林,妙思触物骋。篾疑秋蝉翼,团取望舒景。”

主要成就

清谈名家
许询在来萧山之前,清谈玄理的声名就已经非常显赫。魏晋人说话比较直率,刘真长就说他“才情过于所闻”(《世说新语》,以下引文未注明者均为《世说新语》)。或许刘也无意贬低许询,只是说他的名声实在太大了。因为,他还说过“清风明月,辄思玄度”这样的话,而且,刘也非常尊重许询,“许玄度停都一月,刘尹无日不往,乃叹曰:‘卿复少时不去,我成轻薄京尹’”。刘真长能够放下手头的其他工作,每天与许询清谈,不是同性恋,也不仅仅是友谊,而是当时的时尚。晋简文帝也喜欢与许询设难题争辩、驳诘。刘孝标为《世说新语》作的《注》,还把他们两人辩论的题目写了出来:“今有一丸药,得济一人疾,而君父俱病,与君邪与父邪?”这个“举君亲”的难题,有点如同坊间在流传的丈母娘与夫人同时落水,作为女婿与丈夫,应该先救哪一个?许以君父并举,认为难分轻重,简文帝并不回答,只在许走后说:“玄度不应该这样不明白。”
简文帝与许玄度辩论,不在于辩论什么,谁胜谁负,关键在于找谁辩论。而许询清谈的名声,正像聂卫平的围棋,简文帝找许询辩论,正如同与老聂下棋、打牌,至少可以证明此人脑子好使。
文学造诣
简文帝曾称其诗“玄度五言诗,可谓妙绝时人。”(《世说新语·文学篇·引》)许询诗文今多不存。今仅存《竹扇诗》一首及《白尘尾铭》等文。现在能够完整地看到许询的诗歌,仅《竹扇诗》四句,抄录如下:“良工眇芳林,妙思触物骋。篾疑秋蝉翼,团取望舒景。”
虽然只有四句,但诸多编著《中国文学史》的专家学者还是称许询是东晋玄言诗人的代表。
玄言诗,离开“诗言志”已经很远,历来论者大抵取贬斥态度。刘大杰的《中国文学发展史》就认为:“至如孙绰、许询、恒温、庾亮们的作品,诗既无情韵,体近偈语,那真不能算是诗歌了。”
玄言,也无非山水风月顾左右而言他,由玄言诗而孕育出了山水诗,这或许也属于塞翁失马。
而后世诗人的缅怀许询,主要是他的隐士与玩家身份。唐代李颀在《题璿公山池》诗中有:“此外俗尘都不染,惟馀玄度得相寻。”刘长卿在《题灵祐和尚故居》诗中有:“残经窗下依然在,忆得山中问许询。”

人物评价

许询是萧山历史上一个传奇人物,许多古迹因他而闻名。在许姓历史上,许询是个承上启下的人物。他是北方许氏家族的后裔,又是南迁许氏家族的祖先。萧山许姓人都尊称他为玄度公。

亲属成员

许询有5个儿子:许元之、许仲之、许季之、许彝之、许执之。
许元之儿子二,长:许珪,次:许明。许珪“高尚其志,居永兴之究山,即询之所隐也。”究山就在后来的许贤乡。许珪颇有乃父之风,隐居了一段时期。刘宋时期出仕,历任给事中、著作郎、桂阳太守。许珪死后葬在风仪乡(今衙前镇)。
许珪之子许勇慧(慧一作惠),在南萧齐朝历任太子家令,冗从仆射,封晋阳县侯。
许勇慧生三子:许懋、许绍、许胤。长子许懋(464-532),字昭哲,南齐豫章王行参军、法曹参军、升骠骑大将军仪同中记室、兼国子博士。入梁后,历任太子家令、始平太守、天门太守、散骑常侍、中庶子等职。
许懋生子二:长子许政;次子许亨(517-570)仕梁为安东王行参军、太常博士、平西府记室参军,太常丞、给事黄门侍郎。入陈后,官中散大夫,领羽林监、大著作,主修《梁史》后官至卫尉卿。
许亨生二子:长子许善存,次子许善心(558-618),隋朝给事中,后为宇文化及所杀。许善心有子三,长子许敬宗(592-672),杭州新城人,唐高宗宰相;次子许谨言;三子许仲孙。许敬宗五子:许昂、许昱、许昇、许杲、许景。
许善心被杀前,有个侄儿许弘仁(许恒,字化成),为武贲郎将部下直长,参加宇文化及叛逆集团,他跑上跑下力劝许善心投顺:许善心怒之,不肯随去。许恒反走上马,泣而言曰:“将军(宇文化及)于叔全无恶意,忽自求死,岂不痛哉!许恒后来为窦建德所杀。许善存的儿子许恒参加宇文化及叛逆的说法不实,这是对许氏族人的污蔑,在唐朝叛逆是灭九族。而许善存的儿子许恒,许恒的后裔仍在唐朝为官。萧山孝思堂是为了表彰许恒的后裔这是历史的见证。
唐朝中叶,出了个孝子许伯会:许伯会,越州萧山人。或曰玄度十二世孙,举孝廉。上元(760-761)中,为衡阳博士。母丧(《嘉泰会稽志》作父丧),负土成坟,不御絮帛,尝滋味。野火将逮茔树,悲号于天,俄而雨,火灭。岁旱,泉涌庐前,灵芝生。当时为了表彰许伯会和他历代显贵祖先,故命名当地为许贤乡。许伯会也被历代许姓子孙尊称为“许贤相公”。
梁武帝时,佛教大盛。有个高僧宝志(423-514)在建康和江南各地募建佛寺,《嘉泰会稽志》记载:
慈云寺在县西南四十里,梁天监十二年(513),僧宝志于许玄度宅基上建,号开善资宝寺。会昌废。晋天福三年重建。大中祥符元年,改赐今额。
梁武帝时,许询曾孙许懋正在朝廷做官。当是许懋将曾祖归隐究山的宅第地基捐舍出来改建佛寺。当时许氏子孙尚在究山(许伯会的祖先),应该还有其它住宅。

个人作品

《答庾僧渊诗》
茫茫混成始,豁矣四天朗。三辰还须弥,百亿同一像。
灵和陶氤氲,会之有妙常。大慈济群生,冥感如影响。
蔚蔚沙弥众,粲粲万心仰。谁不欣大乘,兆定于玄曩。
三法虽成林,居士亦有党。不见虬与龙,洒鳞凌霄上。
冲心超远寄,浪怀邈独往。众妙常所晞,维摩余所赏。
苟未体善权,与子同佛仿。悠悠诚满域所遗在废想。
《竹扇诗》
良工眇芳林,妙思触物骋。篾疑秋蝉翼,团取望舒景。
《农里诗》
亹亹玄思得,濯濯情累除。

内容版权声明: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,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。

转载注明出处:jinchaorenwu/xuxun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