魏大中简介-明朝“前六君子”之一

魏大中(1575年12月15日—1625年8月28日),字孔时,号廓园,浙江嘉兴府嘉善县(今浙江省嘉兴市嘉善县)人。明代官员。
魏大中少时家酷贫,自学成为生员,后从师高攀龙万历四十四年(1616年)中进士,授官行人。多次奉命出使任事,毫不扰乱地方。天启时,历任工科给事中、吏科都给事中等职。明熹宗天启四年(1624年),杨涟疏劾魏忠贤魏大中亦上《击逆珰疏》,率同僚弹劾魏忠贤大学士魏广微与魏忠贤表里为奸,魏大中屡次参劾。持议峻切,邪党侧目,奸人谗嫉。遭劾被贬三级外放,旋归。未及半载,阉党又矫旨逮捕汪文言,刑逼汪文言诬陷魏大中受杨镐等人贿金。天启五年(1625年),与杨涟左光斗等同被构陷,投入诏狱,折磨致死,享年五十一。
明思宗即位后,魏大中被平反,赠太常卿,谥“忠节”。与同为阉党所害的杨涟左光斗周朝瑞、袁化中顾大章并称“前六君子”。
魏大中为官的天启年间,正是晚明政坛各种政治力量相互纠结较量,政治斗争风起云涌的时代。魏大中的业师高攀龙为东林党著名领袖,魏大中自入仕之初便卷入了这股残酷的政治漩涡中。而魏大中在东林党人与阉党的抗争中,取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。东林党人引之为股肱,阉党视之为寇仇,魏大中在晚明的政治环境下能够出淤泥而不染,当属那一时代支撑民族脊梁的仁人志士之列。

人物生平

清廉刚介
魏大中(1575~1625.8.28),字孔时,号廓园,浙江嘉兴府嘉善县(今浙江省嘉兴市嘉善县)人。自学成为生员,读书磨练品行,后来跟着高攀龙学习。家境赤贫,心胸却十分开阔。乡试中举,家里人为他购置新衣服、新帽子,他气愤地把它烧了。考中万历四十四年(公元1616年)进士,授官行人。多次奉命出使,丝毫也没有扰乱地方。
天启元年(公元1621年)提拔工科给事中。杨镐、李如桢已被判处死刑,因为有佥都御史王德完说话,大学士韩爌立即草拟诏书减除他的死刑。魏大中很气愤,上疏极力争论。诋毁王德完晚节不保,完全丧失了做官的美德,言词牵涉到韩爌。皇帝为之责备魏大中,而王德完更加愤恨他。说先前没有推举李三才,魏大中怀恨在心。二人互相攻击,多次上疏,韩爌也引咎辞职。御史周宗建、徐扬先、张捷、徐景濂、温皋谟,给事中朱钦相支持王德完,轮流上疏议论魏大中,很久才平息。
勇斗阉党
第二年与同事周朝瑞等人一起两次上疏弹劾大学士沈纮,语言涉及魏忠贤、客氏。等到讨论“红丸案”,极力请求杀方从哲、崔文升、李可灼,并且追论郑国泰陷害东宫太子的罪行。态度严厉、言词恳切,宦官小人都非常畏惧他。太常少卿王绍徽一向跟东林党人过不去,钻营谋求巡抚的职位。魏大中讨厌这个人,特意上疏请求斥退他,王绍徽最终自动离职。魏大中又被提升为礼科左给事中。这时国家抚恤者假冒滥行,每位大臣死,他的兄弟儿子巴结权贵请求封官拜爵,没有得不到满足的。魏大中一向厌恶这件事,一切都按照典章制度办理。
天启四年(公元1624年)他被提升为吏科都给事中。魏大中当官不带家属,只带二个奴仆烧火做饭。自己上朝就锁上门,静悄悄地没有一个人。有一个地方官吏拿着财物来贿赂他,被他检举揭发了。自此以后没有人敢进魏大中的门。吏部尚书赵南星得知他的贤能,遇事多去向他咨询。朝廷中人不能得到赵南星的喜欢,全都怨恨魏大中。而这时与东林党作对的人大多被赶出朝廷,就更加对赵南星等人恨之入骨,东林党人中间,又各自以地方的不同划分派系。魏大中曾驳斥苏州、松江巡抚王象恒在抚恤官吏家属方面的问题,山东在言路做官的都十分愤怒。等到驳斥浙江巡抚刘一焜,江西人也很不高兴。给事中章允儒是江西人,尤其嫉妒成性,唆使同事傅櫆利用汪文言发难。
正好给事中阮大铖跟左光斗、魏大中有仇,于是跟章允儒商量计策,嘱咐傅櫆弹劾汪文言,并且弹劾魏大中相貌丑陋,为人阴险,表面一套,实际又一套,跟左光斗等人勾结汪文言,谋取私利。奏疏递上去,魏忠贤非常高兴,立即下诏逮捕汪文言。魏大中此时正好升任吏科,上疏极力辩解,下诏同意他上任。御史袁化中、给事中甄淑等人相继替魏大中、左光斗辩解。大学士叶向高因为举荐任用汪文言,也请求引罪辞职。形势很危急,御史黄尊素对镇抚刘侨说:“汪文言不值得可惜,不能由这件事祸及到士大夫阶层。”刘侨点头同意。口供没有牵连到其他人,汪文言受廷杖,剥夺职位,受此案牵连的人无罪。魏大中于是遵旨上任。第二天,鸿胪寺报名答谢皇帝恩赐,魏忠贤忽然假传圣旨指责魏大中互相攻击没有结束,不能够担任新职。按惯例,鸿胪寺报名的情形没有不被批复的,整个朝廷都很惊讶。傅櫆也说皇帝的圣意不能更改,魏大中这才重新上任。
痛斥阉贼
不久,杨涟上疏弹劾魏忠贤,魏大中也率领同事上疏说:“自古皇帝身旁的奸臣,并不能直接危害国家。有的忠臣不惜冒着生命的危险告诉皇帝,而皇帝还不觉察,这才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。如今魏忠贤狐假虎威,拉帮结派,先是杀死王安在内宫树立淫威;然后驱逐刘一燝、周嘉谟、王纪在外廷树立淫威;最近还杀死三个外戚亲贵的家属在三宫树立淫威,极力勾结保姆客氏,伺候陛下饮食起居;到处安插傅应星、陈居恭、傅继教等人,窃取朝廷的消息。真是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,所以杨涟不惜冒着粉身碎骨的危险极力向陛下陈述。当今魏忠贤的种种罪状,陛下全都揽在自己的身上,代他承担责任。恐怕魏忠贤之所以能够发号施令,就是因为出自魏忠贤之手的缘故,而杨涟的上疏,陛下尚且没有来得及阅读吧?陛下贵为天子,把三宫嫔妃的性命全都交给魏忠贤和客氏,怎不让人寒心。陛下说宫禁之中严守机密,外廷怎能知晓。枚乘有一句话,说:‘想叫别人不知道,不如自己不去做。’没有做了事情别人不知道的。又说把身边的人赶走了,皇帝将会被孤立起来。陛下的身体,大小臣属都拥护爱戴,何必依靠魏忠贤?假使魏忠贤、客氏一天不离开,恐怕宫中左右都是魏忠贤、客氏的人,不是陛下的人,陛下真正在上面被孤立了啊。”
魏忠贤得到奏疏很愤怒,假传圣旨痛切谴责他,还没有给他定罪。大学士魏广微巴结魏忠贤,内外勾结,狼狈为奸,魏大中常想检举揭发他。正好十月冬祭,魏广微傲慢地迟到了,魏大中于是上疏弹劾他。魏广微心里很不高兴,与魏忠贤勾结得更紧了。魏忠贤更加嚣张,由于廷臣交相攻击他,表面装得很收敛,并且按照各人上疏的要求去做,而在暗地里等待时机,等到吏部推举谢应祥巡抚山西,魏广微于是唆使跟他亲近的陈九畴弹劾魏大中是谢应祥的门生,推举不公正,贬了他三级官,派往外地。全部驱逐各正直的人,如吏部尚书赵南星等,国家大权全部归于魏忠贤一人之手。
壮烈遇害
第二天,魏忠贤的党徒梁梦环再次弹劾汪文言,将他打入监牢。镇抚许显纯自写供词上报,赵南星、杨涟、左光斗、魏大中以及李若星、毛士龙、袁化中、缪昌期、邹维涟、邓渼、卢化鳌、钱士晋、夏之令、王之寀、徐良彦、熊明遇、周朝瑞、黄龙光、顾大章、李三才、惠世扬、施天德、黄正宾等人,没有不受牵连的,而将杨涟、左光斗、魏大中、袁化中周朝瑞、顾大章诬陷为接受杨镐熊廷弼的贿赂,魏大中定罪受贿三千两,假传圣旨全部逮捕下狱。同乡的人听说魏大中被逮捕离开,号哭送他的人有好几千。等到关进镇抚衙门,许显纯严刑拷问,血肉模糊。这年七月,狱卒受人指使,将他跟杨涟、左光斗同一晚上杀死,过了几天才报告。魏大中尸体腐烂,已经辨认不出来了。
平反昭雪
庄烈帝即位,魏忠贤被杀,魏广微、傅櫆、陈九畴、梁梦环一起附名“逆案”。谢应祥及嘉善县父老乡亲陪魏大中之子魏学濂刺血上《痛陈家难疏》,诉说父受冤狱、兄死孝之惨状。崇祯皇帝为魏大中平反昭雪,表彰父子忠孝节烈,魏大中被追赠为太常寺卿,谥“忠节”,予祭葬;大中长子魏学洢配祭附葬,私谥“孝烈”。录用他的一个儿子。
后世纪念
庄烈帝下令在县城中敕建忠孝祠特祀,恩师谢应祥及二子谢琛一、谢元一和其他东林党人士均题记,后又于祠前沿街建“忠臣孝子”牌坊,邑人称为魏家祠堂、魏家牌楼。魏家祠坊经多次修葺,在明清两代嘉善县境内68个坊中建筑最为考究。民国26年(1937)11月被日本侵略军飞机炸毁,原址即今魏塘中山路嘉善影剧院。

主要成就

奉使出行,秋毫无犯:魏大中初入行人司,奉使入青州谕祭商河王,他一路轻舟微服,匕鬯不惊,给沿途官民留下了很好印象。万历四十六年(1618年)十月,魏大中奉使赴大同册封代世子鼎渭,所有馈赠,一概谢绝。
直言上疏,为民请命:魏大中在返乡期间,听闻嘉善父老苦于“兑运法”(此法核心是江南乡民不必运粮到淮、徐、临、德等水次仓,而是“对拨附近卫所官军”。为此,政府开始向纳粮户征收路费等耗,史称“耗米”)后,曾“上书浙江巡抚,痛陈其中奸弊”,最终为嘉善父老减免漕税。
整饬工科,力矫其漏:天启二年(1622年),魏大中任工科给事中时,发现有奸商勾结官员,借工程之费串通作弊私吞公款,于是加以核问,力破其奸。
昧死抗争,痛击阉党:天启年间,明熹宗不理朝政,却爱好木工。魏忠贤等人投其所好,借此取得明熹宗的信任,一些议案未经审阅直接批准,魏忠贤借此逐渐执掌宫中大权,发展阉党势力,残害忠良。天启二年(1622年),魏大中偕同周朝瑞上疏弹劾魏忠贤多条罪状,而此时明熹宗几乎为魏忠贤所操控,结果东林党人纷纷被罢黜,魏大中也最终为阉党所杀。虽未能劾倒阉党,但也与使朝堂为之震动,对明朝的时局产生了一定的影响。魏大中与同为阉党所害的杨涟、左光斗、周朝瑞、袁化中、顾大章并称“前六君子”。有后人评其为“大明三百年,忠烈刚强第一人”。

人物评价

明史》:“国之将亡也,先自戕其善类,而水旱盗贼乘之。故祸乱之端,士君子恒先被其毒。异哉,明之所称“三案”者!举朝士大夫喋喋不去口,而元恶大憝因用以剪除善类,卒致杨、左诸人身填牢户,与东汉季年若蹈一辙。国安得不亡乎!”
谷应泰《明史纪事本末》:“洎乎文言冤狱,遍染清流,杨涟、左光斗等并系锒铛;魏大中、周顺昌等同婴桎梏,正如朱并所告二十四人,李膺所坐六百余士,虽夕阳亭下,震酖何辞,首阳山前,滂尸不愧。”
陈鼎《东林列传》:人谓:父死,忠子死孝,其魏氏一门之谓欤。
林时对《荷牐丛谈》:本朝一代伟人,皆吾浙产也。···气节则有慈溪陈文定敬宗、乐清章毅纶、太平谢文肃铎、鄞县杨康简守随、嘉善魏忠节大中、余姚黄忠端尊素、会稽章都谏正宸。

魏大中的故事

父子忠烈
《槜李诗系》一书中记载:魏大中在家乡被逮捕,当时,数千乡亲不顾安危哭送。魏大中的儿子魏学洢哭着要随父同行,魏大中说:“覆巢焉有完卵耶?父子都去赴死,这是不值得的。”魏学洢泣血号呼,随牢车北上。诡称家童,秘密地在后跟随缇骑,沿途打听父亲的起居。抵达北京后,白天藏匿在客店之中,昼伏夜出,四出求救。父执辈之人有的拒不相见,有的则对他仰天长叹,相对而泣。魏忠贤矫旨下令,对6人“严刑追赃比较,五日一回奏”,于是狱卒鞭笞拷掠,棍棒交加,臀血流离,骨肉俱腐。魏大中被诬接受熊廷弼等人贿赂,亦为欲加之罪。最后竟被诬陷坐赃而死,时年51岁。死之时溽暑殷雷,相验领埋之旨,迟迟不下,过了六、七天才差官发尸,和杨涟、左光斗等3人尸体由牢穴中拖出,骸胀而黑,肌生蛆蚋,溃烂零落,难以辨认。魏大中被害死后,魏学洢伏地痛哭,血泪满面,流入口中,扶着父亲的棺木回到家乡。
魏大中死后,追赃行动未止,魏学洢因此被捕,押进浙江监狱。家庭遭此大变,魏学洢对当时政治的黑暗痛心疾首。这一年,他不幸病死狱中,死时29岁。崇祯初年,魏忠贤失势。魏学洢之弟魏学濂沥血上书,陈述父受冤狱,兄死孝之惨状。又上书弹劾阮大铖等人交通逆阉,罪大恶极。不久,魏大中被追谥为忠节,魏学洢也被下诏旌表为孝子。
婉拒福王
魏大中为官期间,天启二年(1622年),魏大中奉命册封福王妃,福王朱常洵千里遣使相迎,为魏大中花重金设宴款待,魏大中皆婉拒。最后福王在魏大中回朝途中派人以重金相赠,并致信福王恳请魏大中不辞,魏大中仍坚持不受,并修书一封,劝藩王有余财则报效国家,捐资助饷。
桂圆烧蛋
相传天启四年(1624年),魏大中冬至夜被贬谪回家,魏夫人烧了热气腾腾的3个鸡蛋和7颗桂圆,说:“不管三七二十一,补好身体要紧,老爷是两袖清风,不怕奸臣诬陷,总有一天是非曲直会澄清的。”4年后,昭雪之时又逢冬至夜,全城居民都吃起了桂圆烧蛋,纪念这位不畏强权的忠臣。

亲属关系

父亲:魏继川
长子:魏学洢(1596年-1625年),字子敬,号茅檐,大中长子。文学素养颇高,中学课本中《核舟记》即为他的作品。父死后,其亦下狱,于狱中在绝望中病死。
次子:魏学濂(?-1644年),字子一,号内斋,一作容斋,大中次子。崇祯十六年(1643年)进士,有盛名。平生擅画山水,兼工花鸟。明代灭亡四十天后因有愧于心而殉国。

后世纪念

魏大中死后数年,明思宗下令在县城中敕建忠孝祠特祀,恩师谢应祥及二子谢琛一、谢元一和其他东林党人士均题记,后又于祠前沿街建“忠臣孝子”牌坊,邑人称为魏家祠堂、魏家牌楼。魏家祠坊经多次修葺,在明清两代嘉善县境内68个坊中建筑最为考究。1937年11月被日本侵略军飞机炸毁,原址即今浙江省嘉兴市嘉善县魏塘镇中山路嘉善影剧院。

主要作品

魏大中著有《藏密斋集》。代表词作有《临江仙·钱塘怀古》,笔势奇特,风格苍凉悲壮,豪放激昂。

史籍索引

明史·卷二百四十四 列传第一百三十二》
《东林列传·魏大中周顺昌列传》
《明季北略·附魏大中》
《明史纪事本末·卷七十一》

内容版权声明: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,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。

转载注明出处:mingchaorenwu/weidazhong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