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颢简介-北魏宗室大臣,献文帝拓跋弘之孙

元颢(?——529年),字子明,河南洛阳人。北魏宗室大臣,献文帝拓跋弘之孙,北海平王元详长子,孝文帝元宏之侄。
少时意气风发,心有大志。其父元详死后,袭封北海王,迁散骑常侍、抚军将军、徐州刺史,遭到御史弹劾而除名。孝昌三年(527年),恢复王爵,拜使持节、平西将军、西道大行台,率军平定宿勤明达叛乱,进号征西将军,授尚书右仆射、车骑大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。
孝昌四年(528年),迫于朝廷内乱及葛荣起义的压力,投靠南梁;借助南梁兵力,带领陈庆之杀回北魏,登基称帝于睢阳,改元孝基。永安二年(529年),攻破洛阳,改元建武。在位期间,荒淫无道。三个月后,兵败被杀。北魏孝武帝即位后,追复北海王,赠使持节、太师、侍中、骠骑大将军、大司马、冀州刺史。

人物生平

封王拜将
元颢,字子明,北魏宗室,年轻时意气风发有大志,父亲死后继承爵位,受封北海王,累次升迁为散骑常侍、抚军将军、徐州刺史,不久,被御史弹劾而除名。
孝昌三年(527年),宿勤明达、叱干麒麟等人聚众造反,侵扰等豳州、北华州州郡;诸军事、西道行台,率军征讨宿勤明达等叛贼,元颢挥师转战前进,频频击破造反军,解了豳、华之围,以功增封食邑八百户,进号征西将军,授为尚书右仆射,不久,又进迁为车骑大将军、仪同三司。
投降南梁
孝昌四年(528年),元颢受命前往邺城抵御葛荣农民起义军,恰逢尔朱荣攻破洛阳,废黜幼主元钊,朝局动荡。元颢见京城内乱,宗室遭戮。葛荣兵势正盛,挥军南侵,看势头相州早晚是他的口中之食,自己前去邺城,无异于是去送死。外逼内迫,处境艰险,元颢难以自安,遂在汲郡徘徊瞻顾,暗中筹谋自保之策。思谋再三,想出个脱身避祸的权宜之策,他让舅舅、殷州刺史范尊替自己代行相州事务,代替前刺史李神固守邺城,与自己互为表里,遥相应援。相州行台(在大行政区代表中央机构的官员,权位极重)甄密察觉出元颢有异图,害怕范尊生变,就废免了他,重新让李神掌管相州,并派出军队前去迎接元颢,借以探察他的动静。心虚的元颢闻知相州有变,为求生计,就带着儿子元冠受和左右亲信投奔了南梁。面对葛荣和尔朱荣的强大势力,元颢为求自保,投降南梁。元颢见到梁武帝,涕泣陈情,请求立己为魏主,帮助自己杀回北地复国;言辞颇为壮烈豪迈,给梁武帝留下了很好的印象。
北上复国
孝昌四年(528年)10月,元颢一行由南梁假节、飚勇将军陈庆之率领的七千甲兵护驾,踏上北归建国的征程,首战攻克铚城;孝庄帝元子攸起初不予重视,继续派遣大将军元天穆率领大军先去平定齐地,待剿灭邢杲后再挥师讨伐元颢;陈庆之抓住战机,于永安二年(529年),一举攻克荥阳、睢阳。
永安二年(529年)四月,元颢在睢阳城南登坛祭天,即位称帝,建元孝基。在南梁名将陈庆之的支持下,不断攻克北魏城池,击败北魏军队。特别是荥阳之役,陈庆之以七千精兵击败上党王元天穆三十余万大军,堪称经典战役;永安二年(529年)5月,梁军攻克洛阳,元颢坐领洛阳,改元建武。
北魏建武帝元颢进入洛阳后,一头扎入后宫,日日淫乐,荒废政治。同时,拒绝陈庆之向南梁增兵的要求,暗中背叛南梁,洛阳王朝危机四伏,暗流涌动。
兵败被杀
永安二年(529年)6月,天柱大将军尔朱荣、尚书右仆射尔朱世隆、京畿大都督元天穆等,纠集士众,号称百万,拥卫北魏孝庄帝元子攸杀气腾腾奔向洛阳,绕过陈庆之的梁军,奇袭洛阳,元颢兵败逃到临颍(今河南漯河市)后,为县卒江丰所斩杀。  
魏收魏书·卷十·帝纪第十》、李延寿《北史·元颢传》、司马光资治通鉴·梁纪九》有记载。

轶事典故

初,元颢入洛,其日暴风,欲入阊阖门,马大惊不进,令人执辔乃入。恒农郡杨昙华告人曰:元颢必无成,假服衮冕,不过六十日。谏议大夫元昭业曰:昔更始帝自洛阳而西,初发,马惊奔,触北宫铁柱,三马皆死,而更始卒不成帝位。以古譬今,其兆一也。至七月果败。

亲属成员

祖父:拓跋弘,北魏献文帝
父亲:元详,录尚书事、太尉、太傅,封北海王,谥号为平。
夫人:李元姜,顿丘宣王李峻孙女。
兄弟:元顼,拜侍中、尚书左仆射、车骑将军,封东海王;元保,早夭。
儿子:元冠受,为尔朱荣所擒杀;元娑罗,袭封北海王。

墓志铭

《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》:魏故北海王墓志铭
公讳颢,字子明,河南洛阳人也。昔高辛之胄,言才有八;姬昌之胤,称贤者五。若夫奄宇宙而为家,分河山以建国,固当天和咸萃,灵贶毕归矣。公独禀上才,牢宠万物,郁为今世,神祇斯启。壮情孤峙,邈与琼琨等峻;英心特立,眇共瑶碣齐高。肇自弱年,天机秀发,念存九合,志在三匡。盖当见异何生,受托公祖者矣。若其始嗣爵土,初理衣簪,无待羊角之抟,便有鹏翼之势。或司政棘树,或敷奏琐门,或官如北斗,或牧是东岳。位以名高,任随才远,清猷被国,遗爱在民。百僚延首,犹众飞之赴雁塞;千品注目,若群泳之仰龙门。瞻其崖崿,不测官富之美;濯其波澜,尽得相忘之意。岁在执徐,榆关大扰,王师每丧,獯猃横行。仍以徒役苦虐吏之浸,流戍积怀归之思,缘边万里,影响群飞。天子乃眷不怡,早期晏罢,言廉李而怅然,顾郾宛之无击。公有济世之才,深救樊之志,启行薄罚,肆兹神武,英风暂驰,戎夷震慑,义声所及,种落知归。言还魏阙,仍总端揆,将相所在,安危攸属。于时运距交丧,金革方始,茫茫燕赵之地,化为射猎之场,连烽千里,控弦万骑,逐春草以西移,俟秋风而南首。加以猛将精兵,骤见摧挫,君子怀沉沦之惧,小人有吞噬之忧。公虑兼家国,旧身授手,府朝并建,作镇邺城。属明皇暴崩,中外惟骇,尔朱荣因籍际会,窥兵河洛,始称废立,仍怀觊觎。群公卿士,磬于锋镝,衣冠礼乐,殆将俱尽,行李异同,莫辩逆顺。公未知鸿雁之庆,独轸麦秀之悲,而北抗强竖,南邻大敌,事在不测,言思后图,遂远适吴越,观变而动。孝庄统历,遥授师傅,磐石之寄,于焉在斯。既而政出权胡,骄恣惟甚,爰自晋阳,远制朝命,征伐非复在国,牧守皆出其门,天下之望,忽焉将改。公仰鼎命之至重,瞻此座之可惜,总众百越,来赴三川。而金縢未刊,流言竞起,兵次牢洛,舆辇北巡。既宗庙无主,而雄图当就,不得不暂假尊号,奉祭临师。觊当除君侧以谢时,复明辟而归老,此志未从,奄随物化。以永安三年七月廿一日薨于颍川临颍县,时年卅六。惟公道业渊通,德范标峻,孝友笃诚,率由斯践。弱承丕绪,少縻好爵,清辉素论,领袖人群,贵则王公,亲亚梁楚,爱才贱宝,轻生重义。外接士林,极谦恭之德;傍纳细民,尽宽仁之美。万官挹之而不竭,四海注之而不盈。滔滔乎苞委水而为深,灼灼乎并丽天以俱照。虽气盖寰中,声振域表,而永随川逝,空与山传。皇上缅追休烈,载申盛礼,诏赠殊荣,一无所假。以太昌元年岁次壬子八月壬戍朔廿三日甲申窆于旧茔。天地无穷,陵谷骤徙,敢勒余芳,垂之金石。
其词曰:三才隆祥,百灵纳祉,乃资人杰,实纵英跱。叡皇之孙,哲王之子,曾峤迥立,崇峰崛起。诞兹神表,茂是天爵,激水而飞,蒸云斯跃。文德时序,武功伊烁,致君尧舜,拯民沟壑。至道不言,穷妙无象,其神莫测,在迹徒仰。天纲暂弛,鼎命疑归,眷言宝器,托迹观机。见危发愤,投袂扬威,风云方扇,霜露同晞。长天运节,短日催年,言归黄壤,永秘玄泉。墓欑榱木,茔聚寒烟,生民共此,无圣无贤。123

史籍记载

魏收魏书·卷十·帝纪第十》
李延寿《北史·卷十九·元颢传》
司马光资治通鉴·梁纪九》

内容版权声明: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网上整理转发,如有侵权请联系网站管理员进行删除。

转载注明出处:nanbeichao/yuanhao.html